孜然澪鸦烧烤

君安,这里澪鸦。
就一个偶尔产出的咸鱼,什么都会一点,样样都不精通。
相逢是缘,相识是福,你好。

【虫师同人/化银】候鸟

*感谢 @常暗 的梗。(扰歉)

*银古的一生,是海市蜃楼、一腔孤勇和如宇宙般辽远寂静。

* Adashinoko的一生,是没心没肺、醉生梦死,和不曾停歇的飞鸟。

*其实感觉没有把这些梗很好的表达出来啊,根本没有搭边的地方,唉。

*意识流,没有剧情,就暧昧向的小甜饼

-

午后的阳光总是让人变得慵懒,即便是像银古这样总是忙忙碌碌的人。他和化野坐在那块礁石上,望着波光粼粼的海。

阳光从斜后方照过来,好像给他的发尖镀上一层令人眩晕的银色,化野甚至产生了“他在发光”的错觉。

白色的候鸟终于飞累了,歇息在黑色的石块上,微微眯着沼泽一般深邃的眼睛,那抹绿色里到底藏了什么,到底看了多少景色和故事,想要、想要全部知道。

候鸟耸动羽毛,露出柔软的颈窝。从化野这个角度,能看到银古的发旋,还有从没扣好的衣领里露出来的锁骨。

好漂亮,化野这样想着,好想把他搂在怀里。

自己是喜欢他什么地方呢?化野问自己,是性格吗?是他对待每一件事的认真劲吗?是他身上的烟草味吗?是他经历过的奇妙故事吗?是他那只能看到异常之物的眼睛吗?

还是,喜欢他的一切呢?

亦或是,因为是他,所以喜欢他的一切?

太阳逐渐沉到海平面以下了,深色的海就像一只巨兽,吞噬着太阳,四周的天都染上了瑰丽的红紫色,那是太阳的血。

就算是最善飞的鸟也有累的时候。

化野不是没有想过表白,只不过每一次看着对方的绿眼睛,就会失去那份勇气。

晚霞红得吓人,但是着预示着明天是个好天气,对于旅人来说再好不过了。

他就像晚霞一样,漂亮但是转瞬即逝,没有任何话语能形容他,所有赞美的词语加在他身上都显得累赘,黯然失色。

不能再等下去了,候鸟要飞走了,晚霞要消失了,萧瑟的冬天就要到了。

“那个、银古……我、我有话想和你说。”化野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唐突地说了一句。

“啊、好。”坐在他下方的人应了一声,放下一直叼在嘴里的虫烟,抬起头盯着化野看。

话到嘴边又咽下去,像是有鱼刺哽在喉咙里,动一下就钻心的疼。既然不能用言语表达,那就用实际行动好了,他想。

于是他俯下身,给了对方一个轻吻,他感到银古的身体僵了一下。抱歉,但是我忍不住。化野在心里无声地道歉,虽然只是一个吻,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对方可能会气急败坏地推开自己,然后一走了之。

化野连舌头都没有伸出来,仅仅是嘴唇的触碰,这就够了,能够像这样接近他,已经够了。

忽然,他往后撤离的头被银古的手按住了,他的舌尖撬开毫无防备的牙关,和化野的舌纠缠在一起。

苦,烟的那种味道,这是化野的第一感受,但是比普通的烟味多了草药的清香。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晚霞都褪去了,分开后他们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一言不发,对着大海发愣。

是车车!!!
KT白!
LOFTER别吞别吞别吞ballball你了呜呜呜

【8946】日常

*以一个路人的视角描写8946的恋爱
*现pa,已同居设定
*是小甜饼
-
我是在三年前搬来与两位先生合租的,一线城市的房租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本来我就是不太擅长与人交流的类型,合租也是万不得已的打算,但是现在我觉得这个选择实在是太正确了。
两位先生是恋人的关系,1146先生不太爱笑,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但是其实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而4989先生总是像一个小孩子,眯着眼睛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
我有熬夜的习惯,灵感来了能拉上窗帘一天一夜不闭眼。不过4989先生低声对1146先生说晚安的声音从隔音不太好的隔壁传来时我还是会有想睡觉的感觉。
4989先生有些时候会出去办事,在那时我会和1146先生聊天,从他生涩的回答来看他似乎和我是同类人。
“1146先生,我可以……冒昧地请问一些问题吗?”
“当然可以。”他点了点头,黑色的瞳孔与我对视了几秒,就迅速离开了。
“啊啊,不用那么紧张的啦……想知道您和4989先生的恋爱故事。”话刚出口就觉得有些不妥,急忙接上一句,“当然、不用全部都说的,最近在写一本恋爱题材的小说……”
“那么你想听哪方面的事呢?”
“先从你们的相遇开始吧。”
“相遇……吗?”他又将目光投向别处,在思考着什么,“我和4989算是小时候的玩伴吧,相遇什么的,和他相关的记忆一开始就是在一起玩这样。”
“欸,真是好啊,我一直想要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我一边在笔记本上做笔记一边说,“那么是哪一方先表白的啊?”
“是4989,”他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一层红晕,就像沉浸在热恋中的小女孩一样,“那是在大学的时候,舍友都跑出去了,只剩下我和他,半夜里我听见他翻来覆去弄得床板嘎吱响的声音就提醒他一下,但是他忽然就和我说他喜欢我,那个时候我迷迷糊糊地也就答应了。”
“那你在那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他吗?”
“喜欢本来就是一种说不清的感情吧,小时候只是希望能和他做永远的朋友,长大了就变成一种依赖。”
这场交流暂停在4989先生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家,1146先生向我点点头,“下次再聊吧,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与你分享。”
两位先生的工作我不是很清楚,可能是警察之类的,因为我总是看见他们带着一身伤回来。
有一次我从出版社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经过他们的房间,看见1146躺在床上,4989坐在他身边,一只手轻轻抚摸他的耳后,余光瞟到我过来,抬起头把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床头柜上还散落着染血的绷带。
-
是不是结束得很突兀??
是就对了!我想了好久都没想出来怎么结尾QWQ
下一篇可能是一直想写但是咕了好久的KT白

卖掉的两个,留个纪念

@夜晓 的合作车
ooc属于我不属于她
具体看图叭
希望这次不要被屏蔽掉【流泪猫猫头】

tag是这样打吗qwq

喷火龙和烈咬陆鲨嘻嘻
是我食的一对cp的PM
猜猜是谁啊QWQ
估计全世界就只有我食这对【。】

约的可爱头像呜呜,喷火龙megaY和伦琴猫

系合作出设xx
【【【勿抱】】】

【世界观】黑波纹犬

黑波纹犬/大水狗/水叽
他的口腔内部和舌头是黑色的,唾液有毒。身上有类似阳光照在水面波浪上倒映的花纹,因此得名黑波纹犬。
大水狗和水叽是人类居住地的人类给他们起的别称,黑波纹犬体型很大,(目前发现的最大个体是一只6岁龄的雌性黑波纹犬,4.2m)生活在水里又长得像一只狗,他名字也叫“犬”啊,所以被称为大水狗。
水叽这个名字则是表明了他们另一个特点,他们的叫声就像猎豹一样是尖细的嘶吼,听起来像拉长的“叽————呦”。
黑波纹犬最喜欢吃的是一种叫铝鱼的软鳞鱼,有时也会跑到岸上去抓陆地上的动物。
游泳的时候四肢收紧贴在腹旁,通过扭动身体箭一般冲出去。
在水里的时候通过腮裂呼吸,在岸上通过湿润的皮肤呼吸,所以不能上岸太久。
耳朵和四肢肘关节的树枝状凸起是拟态水中常见的一种软体动物“河中树花”的骨骼,(类似珊瑚),有助于他们更好的隐藏在河床上,有时也会吸引真正的河中树花栖息,而黑波纹犬吃剩下的食物碎屑就是河中树花的食物。(一种常见的共生关系)